又一天过去……漫长等待

Posted in 分秒行识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靜养岁月

社交媒体泛滥,介面过于喧嚣,想找个较安静的空间抒抒情也不容易。今晚实在憋不住,脑里指令回去凡问旧舍,那里荒废了许久,该收拾紊乱的思绪,重返故地,闲时划几个字,舒畅灵魂。

当初在这孜孜地开垦,之后出离投向那繁华热闹又F的又Q的又W的又什么的。圈里五光十色,让人天天在群里打转,分秒追逐,可若干年后,年纪渐长,身心俱疲当儿,才知道回归尘封的家屋。

一片荒凉,唤起些许感伤,滿室的孤寂,正涌向久违的故人,倾诉着那漫长的等待,为只为那熟悉的身影,回来靜养岁月。

 

 

Posted in 分秒行识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1 Comment

再续好久好久

一年多后,我又回来了。家屋有些陌生,但里头的情感仍在,以前的凡问痕跡还清楚可见。感恩一切。

Posted in 分秒行识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续好久好久

一年后,故居重游,一切安好。

只是,我或将不符资格,家屋遭大肆改造。

国有国法,我,无异议。

Posted in 分秒行识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好久好久

许久没回来看看这家屋。踩踩跳跳……然后,让它空置。

下次再来,依然的温暖,不变的过去。

Posted in 分秒行识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2 Comments

身体是大众公用!

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,我们身兼多职 ,做着某某的孩子、某某的伴侣、某某的父母、某某的良朋、某某的员工、某某的子民、某某的死敌、某某的包袱、某某的工具……数之不清,有自愿有不自愿,理也理不出个明白,管也管不来,千丝万缕,乱象万生。

即使到了这个田地,那个My and Mine还是闹个不停,什么时候才是属于我的?对不起,身为公共的产业,我字是几乎没有价值,为其它的对象服务才是每天所需做的事,还要做到心甘情愿,呱呱叫就不要做了,继续安抚宠坏情绪那只鬼吧,做它的奴隶,到最后那个我字在哪里呢?

执着?慾念?妄想?
看不破?放不下?自难在?

波动的流态,又引发我的内战。

Posted in 鸟言鸟语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MC、EL不是爽爽就拿的

老板已召集了所有员工放话,会密切关注频密发生的MC及EL,更严重警告这对公司的表现非常不利,若情况持续,将会给大家“惊”喜。

我绝对赞同,公司所提供的福利及环境已经称得上“边度揾”,但却不能因为这些惯性的举止而拖延工作进度。人不在,怎么做事?更歪论要请新员工。

如此低的效率,董事局都会轰炸啦。

惜福尽责,祈与大家共勉之。

Posted in 鸟言鸟语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5 Comments

我们都是暴露狂

公司上上下下流行玩“面谱”,而我也从冬眠中苏醒,意思意思的加入这个圈子。本来想上传一些照片,但最后还是算了。

原因不外是它的公开程度超高调(如果自我设限种种私隐保护,倒不如不登记),人人吃饭拉屎放屁都要宣传一下,似乎严重缺乏认同,更需要的是大家的反应,可是当有一天它演变成个人的致命伤时,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太爱出位,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的私生活(名人专用词),也形成受攻击被渲染的对象。

纯粹分享有理,有所保留也没错,端看我们能承担多少,最重要是别行差踏错。

看戏就好,潜水万岁!

( 唉!寂寞难耐,不然也不来大红花,与面谱玩家没什么分别,矛盾之余,也得学习装疯卖傻。“人又系我,鬼又系我,憾巴冷俾我讲哂”。)

Posted in 鸟言鸟语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2 Comments

西女

某夜扮清高,自以为是的发表醒世伟论:

西女 = 西施般的美女,男人“扑崩鼻”的抢着去“要”,欲望太多了。
女西 = 美女亦终会有归西的一天(好命不就升天啰),又何必死抱不放,要要要要要个没完没了。

因为不知道曾经拥有的美,却偏偏死执不放,妄求永恒。

结果……还是轮回到现在,还要给同行笑,还要给上头鸟。

Posted in 鸟言鸟语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Leave a comment

就是爱投诉

嘴巴不是吃吃喝喝,就是爱喷毒汁,投诉这个投诉那个,不然日子难过,殊不知这也造就了成千上万的工作机会,搞到那些一流二流三流四流乃至不入流的公司竞相设立customer care、customer service部门,让自己看起来很专业、很care的样子,天天沉浸在口水大战,情緒指数比股市起落还要波动,直到大家入土为安,不能再讲……可到时又是另一番光景–鬼打鬼。精彩不绝。

Posted in 鸟言鸟语 | Tagged 生活記事 | 1 Comment